?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南京博大 > 博大腎友會 >
博大腎友會

靠“人工腎”活18年 “老血透”要做“博士后”

來源:未知 作者:njboda 時間:2014-10-30 19:30

靠“人工腎”活18年 “老血透”要做“博士后”

《揚子晚報》2008-1-21日

       (記者 畢曉紅 )昨天,南京博大腎科醫院內,一場別開生面的“學位頒發典禮”正在舉行,被授予“學位”的是一群長期依靠血液透析(人工腎)的晚期尿毒癥患者。

      50歲的陳太昌是位有著21年血透透齡的尿毒癥病人,他也是我省目前透齡最長的血透病人之一。昨天陳太昌和另一位曾是體育老師,已有18年透齡的病友一起身著博士袍、頭戴博士帽,神采奕奕地從我國著名中西醫結合腎病學專家、博士生導師王鋼教授手中接過了“血透博士”證書。臺上的老陳侃侃而談、中氣十足,很難想象這是一個21年尿毒癥血透病人。

      據王鋼教授介紹,尿毒癥血透病人的腎功能全部或大部分喪失,需要依賴血液體外機器透析即“人工腎”生存,并隨時有可能因心腦血管疾病、心衰、冠心病、心肌梗塞等原發病或并發癥而死亡。1999年度全國透析移植登記報告表明,維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透析時間超過5年的人數小于10%。

      近年來我國醫療水平、血透條件和血透質量都越來越好,醫療保障水平也大大提高。以往血透時間超過5年的很少見,現在超過5年、10年的越來越多。不過像老陳這樣已經堅持了21年的血透患者確實很少見。

      陳太昌說自己可算是國內血透醫療發展20年的活見證。“20年前,哪里能想到還會有看到女兒工作的一天!”老陳說1987年自己被確診尿毒癥需要血透時,女兒才3個月大,當時年僅29歲的他幾度想死。1990年他曾做過腎移植,當時費用不高,3萬多元,誰知十天后就因為超級排異,只得摘除移植腎,重新開始血透。結果這血透的日子一過就是21年,其間血管通路幾度閉塞,王鋼教授又幾度為他做了難度極高的高位動靜脈造瘺,一次次為他打開了生命通道,使老陳得到及時充分的透析。

      現在老陳夫妻和睦,女兒去年大學畢業工作了。一周三次的血透,老陳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就來了,說話聲兒也中氣十足,煤氣包自己能拎上樓,臉色也不錯,不知道的人很難想象他竟是一位已經血透了21年的尿毒癥病人。王鋼教授認為陳太昌持續血透21年,其中有自身體質較強的因素,同時透析質量,透析方案以及并發癥的控制都很關鍵,此外病人自己生活飲食上的節制和科學性也很重要。這次博大腎科醫院舉辦這個“學位頒發”典禮,就是要鼓勵所有的血透病人,血透不是生活的結束,只是另一種生活的開始。

      陳太昌告訴血透病友們:“外部條件好了,還要我們自己的心態要好,別老拿自己當病人,該玩就玩,該吃就吃。別說能活20年,就是30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我現在是血透的博士,以后我還要做血透的博士后、終身教授,我還等著要抱外孫呢!我們大家一個都不能掉隊啊!”老陳一番熱情的講述,聽得腎友們群情激動。

      王鋼教授說,血透人群是一個特殊的群體,維持性血透是漫長而艱難的替代過程。我國目前血透病人大多血透了就不再工作,完全脫離了社會生活。而在國外血透病人仍然正常工作生活。王鋼教授認為今后血透治療的發展目標應該是社會、醫院、家庭與血透患者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給予他們更多的關愛,不僅要讓他們活得更加長久,還要活得更有質量。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更多>>癥狀索引

?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