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腎臟疾病 > 腎功能衰竭 > 尿毒癥 >
尿毒癥

《現代快報》尿毒癥青年擺脫血透命運7年,重獲

來源:未知 作者:njboda 時間:2014-10-30 20:38

 

    2009年11月19日《現代快報》B24版

  《現代快報》記者劉峻報道

        昨日(今天),記者在南京博大腎科醫院見到了22歲的安徽青年黃武昌。眼前的小黃高大俊朗,滿臉喜氣,上個月剛剛結婚的他今天是特地帶著漂亮新娘子,來給自己的救命恩人,我國著名腎臟病博士生導師王鋼教授送喜糖的。小黃還既興奮又有點靦腆地告訴王鋼教授,自己的新婚妻子已經懷孕了。即將為人父的喜悅寫滿了小黃的臉,很難想象,7年前15歲的小黃武昌曾因尿毒癥差一點就要換腎,或是面臨終生血透的命運。
        2002年冬季,正在上初中的黃武昌突然雙眼視力驟降、眼底出血。到當地醫院一檢查,發現血肌肝竟然高達1200umol/L,是正常人的十倍以上。父母趕緊帶小黃到南京某大軍區醫院就醫,醫院的診斷猶如晴天霹靂:晚期尿毒病。家中唯一的兒子突然得了這樣的重病,這個農民家庭幾乎崩潰。為了先挽救生命,醫院給黃武昌做了頸靜脈血透置管術,開始做血液透析;一個月后待小黃病情緩解又在其左手腕部造了長期血透通路,為他今后終生血液透析做準備。
        黃父不忍心唯一的兒子要一輩子靠機器過活,下決心砸鍋賣鐵也要給孩子做腎移植。他賣掉家中所有值錢家產,加上家鄉親朋捐集的錢,終于交上了十幾萬的腎移植手術費。
        錢交了,就等待合適的腎源了。就在這時,黃父聽病人說當時還在江蘇省中醫院任腎科主任、全國中醫腎病醫療中心學科帶頭人的王鋼教授用中醫中藥治療腎臟病很有名氣。抱著最后試一次就死心的想法,黃父帶著小黃找上了王鋼教授。
        王鋼教授診斷后發現患兒盡管已到晚期尿毒癥,肝脾腎氣陰虛衰,水濕濁毒瘀血內阻,但腎元尚未真正枯竭;B超顯示腎臟結構模糊,但大小尚正常;王鋼又冒險給小黃作了腎穿刺病理檢查,顯示小黃腎臟系間質和腎臟動靜脈血管嚴重損傷。
        憑著30余年的臨床經驗,王鋼教授認為小黃尚有殘存腎功能,可能有挽救希望。王鋼師從我國中醫腎病學宗師鄒云翔教授。鄒云翔先生自1955年就創建了我國第一個中醫腎臟病研究組,并在我國最早運用大黃、冬蟲夏草治療尿毒癥。之后幾十年間,鄒云翔教授、女兒鄒燕琴教授、孫女婿王鋼教授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用中醫中藥治療慢性腎衰竭。獲得了國家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江蘇省科委的多項課題和獎項。50-80年代,兩位鄒老教授就開創了大黃口服和灌腸治療尿毒癥的新療法,90年代王鋼教授又進一步改進,以高位結腸灌洗復方中藥保留排毒;1985年鄒燕琴作為課題負責人在全國首次獲得衛生部的“慢性腎衰中醫辨證論治研究”的國家級課題并于1992年獲得省政府科技進步二等獎,對鄒云翔先生提出的“保腎氣治腎衰”的治療原則做了基礎研究;1986年王鋼教授又開創了中藥+皮膚助滲劑經皮膚導入的新療法,在《中醫雜志》上報道。一套以鄒云翔先生提出的“保腎元治腎衰”為治療原則的中醫多途徑給藥治療法逐步成形成熟。
        王鋼教授以辨證中醫經驗方給小黃內服保腎元,固腎精;以高位結腸灌洗中藥方保留排毒;再經皮腎俞穴離子導入中藥有效成分抗腎萎縮,多管齊下。將中藥通過患者腸胃、結腸、背部腎穴區等多途徑多部位有效吸收,起到維護腎氣,活血和絡,運行血氣,整體調攝的作用。
        2個月后,令人驚喜的關鍵癥狀出現了!小黃的尿量開始增多,逐漸每日增加到一千毫升左右,這是腎功能在恢復的標志!漸漸地,小黃對血透的依賴越來越小,血透由一周三次逐漸減少到二次,一次;血壓也持續穩定了,降壓藥用量逐漸減少。血肌酐這個腎臟病的關鍵指標也逐漸下降到500 umol/l, 280 umol/l,156 umol/l。奇跡出現了,小黃武昌的自主腎功能恢復了,不需要再依靠血液透析來維持生命了!小黃終于擺脫了終生血透的命運。
        黃武昌的全家、全村都興奮了!他們挑選了當地最好的木材,黃父請人做成“仲景盛世,中醫泰斗”的匾額。四個人抬到醫院送給王鋼教授。
        7年來,重獲新生的黃武昌腎功能衰竭基本痊愈,現在江寧幫著父親做蔬菜批發的生意,一直和正常人一樣工作生活著。對于未來,小黃充滿了信心。
        昨天在博大,還有2名尿毒癥血透患者經中醫藥治療腎功能明顯好轉,正式拔除了血液透析留置導管。這意味著他們從此也擺脫了終生血透的命運。
        尿毒癥是慢性腎功能衰竭晚期的綜合征,是世界公認的難治病癥。據了解,我國尿毒癥的發病率為每百萬人口300至400人,即1萬人中就有3-4名是尿毒癥患者,每年新增尿毒癥病人12萬,且發病人群日趨年輕化。目前,國際醫學界對此只有采用人工腎替代(血液透析、腹膜透析)或是腎移植的治療方法。由于腎移植需要面對合適的腎源、高昂的腎移植費用、排異風險,還需要終生服用抗排異藥物,因此血透仍是絕大多數尿毒癥患者的無奈選擇。
        目前,全世界有100多萬尿毒癥透析患者,日本有30多萬,美國有65萬。我國現在實際透析人數約5-6萬,還有相當大量的尿毒癥患者因經濟原因沒有條件血透。由于自主腎功能的喪失,尿毒癥患者必須終生依賴血透維持生命,不僅花費巨大,一年僅透析費就需要近6萬元;患者還隨時可能因心腦血管疾病、心衰、冠心病、心肌梗塞等原發病或并發癥而死亡。近年來由于透析質量、醫療保障水平的大幅提高,我國透析存活時間已明顯延長,但15年、20年以上的仍屬少數。無法工作,脫離社會,經濟、精神的雙重壓力,病痛的折磨……帶給患者及其家庭難以言述的痛苦。
        王鋼教授表示,象黃武昌這樣能夠成功擺脫血透,腎功能衰竭基本痊愈的病例并非個例。經過幾十年來的不斷臨床研究,近年來這樣的病例已經越來越多,迄今他們已有近百名尿毒癥患者得以恢復了自主腎功能,擺脫了血透。中醫中藥的有效治療確實可以使部分尿毒癥血透病人擺脫血透,保住殘存腎功能,恢復腎臟總體功能。中醫藥在治療腎臟病方面的成果和優勢已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認可,中醫中藥古老國粹的現代運用使尿毒癥的治療初現曙光。

 

黃武昌,15歲患尿毒癥。血透兩月,已準備腎移植。

用中醫中藥,使其從血液透析走向康復9年,

正常學習工作。現已結婚生子。

 

長大成人后的黃武昌

 

黃武昌父子倆人送來匾額

 

已擺脫血透命運8年的黃武昌。對于未來,小兩口充滿了信心!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