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南京博大 > 新聞視頻 > 新聞報道 > 醫院新聞 >
醫院新聞

紀念一代名醫、腎病宗師鄒云翔誕辰121周年

來源:南京博大腎科醫院 作者:南京博大腎科醫院 時間:2019-06-02 09:23

紀念一代名醫、腎病宗師鄒云翔誕辰121周年  

我國中醫腎病學科奠基人、一代名醫——鄒云翔

  春雨淅淅瀝瀝,落進了這座文化底蘊肥沃的土地里,喚醒了城市深厚的記憶。王羲之、曹雪芹、魯迅、徐悲鴻、唐圭璋……他們在南京留下的足跡,時隔千百年,仍舊沒有被抹去,反而雕刻進城市的人文精神中,滲透進城市的文化脈絡里。如果春天喚醒了他們的記憶,重回天翻地覆的南京,他們將會燃起怎樣的思緒?即日起,紫金山新聞、金陵晚報推出“聆聽大師足音”系列報道,跟著大師一起去重新尋訪南京的文化記憶,碰撞出新的火花。

一、從醫愿解萬人傷病

  1898年,那日雖寒但明媚,江南水鄉無錫一大戶人家的院子里站著多位焦急踱步的長者。忽傳來一聲男嬰清脆的啼哭,劃破鄒家寂靜的帷幕,歡悅的氣氛在這個飄著書香的大家族中彌漫開來。其中一位男主人抬頭望了望那高聳屋檐上的幾朵白云和飛翔的鳥兒,“就叫他云翔吧,愿他終有一日造福桑梓。”

  鄒云翔15歲便為人師執教私塾,16歲考入無錫著名學府省立第三師范學校甲種講習科,成績甚是優異。畢業后,先后任小學、中學教師、校長。從教時每有空暇便奮讀文史,十年間在上海《申報》、《時事新聞》、《新聞日報》等報刊上發表數十篇20余萬字的文章,文風飄逸,氣象崇宏。其師唐文治先生,每每讀之常贊不絕口,“杰作也!勉之!勉之!”母親在旁,滿眼慈愛驕傲。

  原以為就這樣一生從文,深研古典文化,沒想到突來的變故讓余生成了另外一番模樣。

  1925年的夏天格外炎熱,空氣中彌漫著厭人的暑氣。一場瘟疫悄無聲息地彌漫開來,空曠的村鎮不時傳來揪心的痛哭。鄒家亦受到了牽涉,云翔的母親不幸傳染。看著心愛的母親日漸消瘦,那慈愛的笑容漸漸退去,云翔心似刀扎,痛不自已。鄒家雖遍請名醫診治,但最終也無力回天。母親走了,悲慟中鄒云翔恨己不能醫。想到這世上萬萬千千被病痛折磨的人,于是發憤學醫,立志懸壺濟世。

鄒云翔教授與早期帶教過的學生周仲英校長、張華強副廳長、陸蓮芳處長合影。

正如陳敏章部長題詞“德高業精濟在,育人一代名醫”

二、戰火中相遇,此生難棄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蘇轍筆下“山川過雨曉光浮,初看江南第一州”的金陵也不再似從前瀲滟水波。民族上下團結一心,作為醫者的鄒云翔,看不得志士們身染鮮血,積極參與抗日救國運動,作為中醫救傷醫院的內科主任,他輾轉祖國各地,救助受傷的愛國人士。南京在此時也留下了先生的身影。或許在某一處斷壁殘垣間,金陵城的有志男兒看著身邊這位書生模樣的醫者,強忍疼痛不忘念一句,“先生,辛苦了……”

  1942年鄒云翔先生冒著白色恐怖的險境,擔任中蘇文化協會義務會醫。當時在《新華日報》工作的戈寶權先生患上了嚴重的腎病,全身浮腫,被當地醫生判了死刑。為了全力救治戈寶權,同事們四處求醫,后來鄒先生接診了戈寶權先生。經過診斷,鄒云翔先生認為病人病情雖危急,但尺脈有根,尚有救治希望,經過鄒先生的神醫妙手,戈寶權先生最終康復,二人的友誼也延續了一生。

  鄒云翔先生還冒著生命危險接近中共黨內同志和進步人士,不僅為他們免費治病,還介紹到熟識的藥店降價配藥。有一日,幾個神色詭秘之人暗中尾隨,多少讓先生心中一驚,不日先生便收到書信一封,威脅要將他勒令驅逐。看著布滿恐怖字眼的威脅信,先生望著窗外的朵朵白云,未曾萌生半點退意。

鄒云翔教授于1980年在無閑齋對學生鄒燕琴教授等傳授學術思想。

三、未至南京便明初心,終一生踐行

  待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鄒云翔先生更是力排中醫界的流派之爭。眼望著自己心愛的中醫藥事業和當時的形勢,鄒先生曾經語重心長地講過這樣一番話:“要趕上客觀形勢,必須雙軌并進,一面由院校培植,一面鼓勵前輩老先生代收徒弟,群策群力,才能完成這一艱巨任務。”

  內心有志不放棄,終能撥開云霧見天日。1954年闊別南京城5年之久的鄒云翔先生回到這座古城,在這里他奉命創建了國家第一所中醫院,就是現在位于南京漢中路155號的江蘇省中醫院。鄒先生擔任醫院的副院長、院長,邀請了省內眾多的名中醫。

1987年12月24日,鄒老晚年帶教的博士生王鋼(后中)畢業論文答辯后,與答辯委員會成員合影。

四、上海路,有一寓所喚作“無閑齋”

常住南京的云翔先生在上海路有一寓所,先生題字為“無閑齋”,“無閑”二字恰是先生一生的寫照。

  1955年在南京先生出版了我國第一部中醫腎病專著《中醫腎病療法》,之后又陸續出版了《中醫驗方交流集》、《中醫驗方交流續集》。1981年已經83歲高齡的鄒先生又出版了《鄒云翔醫案選》,給后人留下了寶貴的治療腎病及疑難雜癥的經驗。

  從醫幾十載,先生的師傅多,喊先生師傅的也多。鄒云翔先生早年學醫曾師從六人,而一事師,一日師更多,他常說,“見長于己者,即學之。”這也許是先生卓然大家的又一奧義。

  鄒先生教授出的徒弟遍布各地,年近9旬,先生還培養了3位博士生,曾任江蘇省中醫院全國中醫腎臟病醫療中心主任、南京中醫藥大學博士生導師的王鋼教授,便是先生親授的博士生。江蘇一共有6位國醫大師,有兩位——鄒燕勤、周仲瑛便是鄒云翔先生的學生。

  1988年2月3日,南京城有些肅殺,這一天鄒云翔先生溘然長逝。此時上海路先生常住的寓所“無閑齋”靜靜地等候著先生的歸來,終不得。來自全國各地的政府官員,各界名流人士,先生的昔日學生,普通的工人、農民、教師,聽聞鄒云翔先生去世的消息紛紛趕來南京,再走一遍先生曾走過的門前小路。

鄒云翔教授與原衛生部中醫藥局局長呂炳奎、衛生部副部長胡熙明及其他著名中醫合影。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